再见,TD-SCDMA!

摘要: 中国移动的 3G 往事..

Fundebug经授权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相信很多网友都看到新闻了,是的,福建福州市无线电管理局给福州移动发函称——

“你单位关于申请注销 TD-SCDMA 基站的报告收悉。经研究,同意注销你单位已经停止使用的 TD-SCDMA 基站 6535 个,对数据库中 TD-SCDMA 基站数据予以封存并收回原核发的无线电台执照”。

这意味着,福州移动 TD-SCDMA 基站正式退网。

事实上,早在多年之前,中国移动就在有条不紊地退网 TD-SCDMA。

中国移动在去年发布的《5G 终端产品指引》显示,中国移动不再要求终端支持 TD-SCDMA。未来的 5G 终端,只需支持 NR、TD-LTE、LTE FDD、WCDMA、GSM。

如果各位读者有使用中国移动网络的话,应该也会有所感受——移动 3G 信号越来越差,有的地方甚至没有。

随着 5G 的到来,中国移动现在正在加速退网 TD-SCDMA 的步伐,为后面的项目启动做准备。

总而言之,TD-SCDMA 的谢幕,在情理之中。

回顾:TD-SCDMA 的前世今生

上个世纪 90 年代,德国西门子公司研发出了TD-CDMA 技术。当时,西门子打算将这个技术发扬光大,形成标准,和对手竞争。

可惜,因为技术过于复杂,TD-CDMA 在欧洲标准组织关于 3G 标准的竞争中就败下阵来,输给了爱立信、诺基亚主导的 WCDMA 标准。

面对出师未捷身先死的 TD-CDMA,西门子很纠结,不知道该怎么办——继续搞下去肯定没戏,扔掉嘛,又可惜。

正在此时,在西门子研究部参与 3G 研发的一个叫李万林的中国专家提出:“要不,和中国合作吧?”

当时有一个说法,就是西门子的这个 TD-CDMA 技术,在智能天线及相关技术方面存在问题,一直都没能解决。但中国邮电部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正好在这方面有研发积累,能够解决这个问题。

更巧的是,当时的中国,确实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标准。

当时的世界通信格局,就是 GSM 和 CDMA 互相死磕,GSM 占据领先。而 GSM,以及根据 GSM 发展起来的 WCDMA,都是 FDD 技术。

相比于国外厂商几十年的积累,中国厂商(包括华为、中兴)都是刚刚起步,根本没法竞争。

技术和标准都是别人的,当然受制于人。中国不可能一直接受这样的命运。

所以,中国打算另辟战场,于是,就看上了 TDD(更没想到的是,若干年后的 5G,和 TDD 也有莫大的关系)。

国外厂商关注 TDD 比较少,所以当时我们认为,中国在 TDD 领域提自己标准的成功希望要大一些。可以等成功之后,再慢慢深入到更多领域,一点点积累自己的实力。

按照这个想法,中国和西门子接触之后,买下了 TD-CDMA 技术专利,变成了“自主产权”:TD-SCDMA。

1998 年 1 月,在北京香山召开了一次对中国通信业至关重要的会议。会议的主要内容,就是讨论中国 3G 标准应对策略。

在会议上,来自全国高校的教授和研究院所,分别介绍了各自在 3G 技术研究方面的成果和观点,其中包括邮电部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和它的 TD-SCDMA。

据一名参会专家事后回忆:“参加会议的有二三十人,争论得非常厉害,90%都持怀疑态度。人家怀疑是有道理的,国际标准从来都是外国人的天下,搞移动通信标准,成本非常高,难度非常大,我们国家没有这个先例,能否玩得起这个游戏?”

争议声中,时任邮电部科技委主任的宋直元拍板:“中国发展移动通信事业不能永远靠国外的技术,总得有个第一次。第一次可能不会成功,但会留下宝贵的经验。我支持他们把 TD-SCDMA 提到国际上去。如果真失败了,我们也看作是一次胜利,一次中国人敢于创新的尝试,也为国家作出了贡献。”

至此,TD-SCDMA 的命运被决定了,它将代表中国,冲击世界 3G 标准。

1998 年 6 月 29 日,国际电信联盟(ITU)规定的提交 3G 标准提案截止日的前一天,中国以“CATT”(邮电部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)的名义提交了 TD-SCDMA 标准提案。

毕竟实力和水平摆在这里,TD-SCDMA 提案被提交之后,没有引起国际上的重视。大家都在关心 WCDMA 和 CDMA2000,根本没有人关心 TD-SCDMA。

不久之后,邮电部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改制成为大唐集团。作为 TD-SCDMA 专利的所有者,大唐在各个场合都强调 TD-SCDMA 是中国主导的标准,应该齐心协力为 TD 呐喊。

终于,在大唐的努力运作下,国内形成了统一意见,努力推动 TD-SCDMA 成为国际标准。

2000 年 5 月,在国家信息产业部、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等运营商的强硬表态支持下,ITU(国际电信联盟)正式宣布,将中国的 TD-SCDMA,与欧洲的 WCDMA、美国的 CDMA2000 并列为三大 3G 国际标准。

对 TD-SCDMA 的出炉,国外厂商反应冷淡,根本不当回事。

不管怎么说,TD-SCDMA 还是如愿成为了国际标准。那下一步该怎么办?用还是不用?不用的话,就是一份纸面文件,那还有什么意义?

可是如果用的话,谁来建这张网络呢?

当时,别说国际,就连国内所有运营商都知道 TD-SCDMA 技术不成熟,不看好它的发展,不愿意在这方面投入。所以,TD-SCDMA 就像皮球一样,被踢来踢去。

但是,作为 TD-SCDMA 专利的所有者,大唐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原大唐电信集团总工程师李世鹤在一次访谈中回忆过当时的窘境:为了 TD-SCDMA,没钱的时候把大院里的楼、地都抵押出去了。“如果那时垮下来,整个研究院、房子、地都没有了。”

所以,大唐必须推动 TD-SCDMA 尽快商用。在它的游说之下,信产部划分了 155M 频率给 TD-SCDMA,并与发改委、科技部一起支持 TD-SCDMA 产业联盟成立,2004 年还耗资 7.08 亿元启动 TD-SCDMA 研发和产业化项目。

其实,当时相关部门对于 TD-SCDMA 还是很理性的。

时任信息产业部部长的吴基传始终坚持市场为主、技术中立的态度。他曾在一次发布会上表示,TD-SCDMA 虽然被列为国际 3G 通信标准,但不意味着它一定就是中国的 3G 通信标准。3G 什么时候上,以哪种方式上,最终还是要看需求,看市场,看应用。他的接任者王旭东对于发展 TD-SCDMA 也心存犹豫,觉得技术和时机并不成熟。

但是转折发生在 2005 年。

时任大唐集团董事长周寰找到了当时的中国科学院院长、中国工程院院长、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等重量级科学家,请他们联名上书政府相关部门,支持中国“自主创新”的 TD-SCDMA。

在当时举国提倡自主创新的氛围里,国内三大科研机构的领导联名上书,引起了决策层的重视。高层批示:此事重大,关系到我国移动通信的发展方向。这被解读为中国要“举全国之力”搞好 TD-SCDMA。

一旦成为了国家意志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
2006 年 1 月,新世纪的首次全国科技大会召开,TD-SCDMA 与神州五号载人飞船、水稻超高产育种等一起,被列为“十五”期间自主创新取得的最具代表性的重大科技成就。

之后不到两个星期,TD-SCDMA 被明确定为中国 3G 通信标准。再接下来开展规模试验、划拨研发基金、进行友好用户体验等,TD-SCDMA 的商用化进程明显加快。

2006 年 3 月,TD-SCDMA 在厦门、保定、青岛三市开始规模试验,真正由实验室走向市场应用。

但是,一旦开始了试验,TD-SCDMA 的各种问题就暴露出来了。运营商更加失去了对 TD-SCDMA 的信心。尽管有高层表态,各大运营商仍然左躲右闪,希望避免被选中建网。

原来是打算让铁通来建 TD-SCDMA 网的,后来考虑到铁通实在没有这个实力,就作罢了。

然后,就盯上了中国移动。

那个时候,国际上 3G 标准已经很成熟了,WCDMA 网络到处都是。中国的运营商们也渴望得到 WCDMA 牌照,尽快开始 3G 建网,其中当然包括中国移动。

2005 年前后,包括中国移动在内,三家运营商都在全国多个城市抢建 WCDMA 试验网,意欲生米煮成熟饭,搭上 WCDMA 的快船。最多的时候,全国有 30 多个城市建了 80 多个 WCDMA 网,有上千个基站。

可惜,后来这些违规偷建的试验局被举报,国家一纸令下,全部拆除。

2008 年 4 月,前国务院参事郎志正联合了另外两名参事再次上书,明确建议由中国移动来做 TD-SCDMA,理由是中国移动有用户优势、有充足的资金且是国际品牌。这一建议很快得到批示。

这时候,又是大唐,担心运营商同时有两张 3G 牌照,会优先发展更成熟的 WCDMA 或 CDMA2000,TD-SCDMA 会被边缘化,因此明确要求给运营商发一个“干净的牌照”。

移动就这么一步一步掉进了 TD-SCDMA。

2008 年 5 月 5 日,工信部召集三大运营商开会,要求“TD 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”。

随后的 5 月 8 日,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表态:中国移动将发展 TD-SCDMA 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
至此,中国移动接盘 TD-SCDMA 大局已定。

2009 年 1 月 7 日下午,工信部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内部发牌仪式,将 TD-SCDMA 给了中国移动,与此同时,中国联通获得 WCDMA 牌照、中国电信获得 CDMA2000 牌照。

TD-SCDMA 到底是什么情况,工信部当然心里也有数。之所以让移动一家来建 TD,说白了,还是为了平衡实力,对有关方面也有个交代。

中国移动,一开始也打算一条路走到黑,但随着客观情况的发展,越来越没有信心。从 2009 年到 2013 年,移动被联通和电信猛烈压制。

TD-SCDMA 的问题确实比较多,网络建设过程堪称坎坷。因为网络质量很差,用户投诉也很多,使得移动上下信心进一步动摇。

除了网络烂之外,手机终端也是大问题。当时几乎所有主流机型都支持 WCDMA,联通根本不用担心手机终端的问题。电信呢,支持 CDMA2000 的手机虽然不算多,至少也还算有。移动这边就惨了,根本无机可用,一开始只能卖大唐、新邮通研发的低端机。

为此,中国移动不得不每年拿出数百亿元补贴终端,用于推动 TD-SCDMA 终端产业链的成熟。

2008 年以后,以苹果手机为首的智能机开始大卖。移动只能跟着眼红,却无计可施。因为高通不愿生产 TD-SCDMA 芯片,所以苹果手机根本不支持 TD-SCDMA 网络(直到后来,才勉强支持)。

就这样,移动眼睁睁看着用户不断流失,市场份额下降,内心只能滴血。

那个时候的中国移动,脑子里就一个念头——熬到 4G。

2013 年,工信部发放了 4G 牌照。而此时距离 08 年发放 3G 牌照,才过了五年。

说实话,五年对于一代网络来说,真的很短。但是,对于移动来说,真是一天都不想多等。

当移动拿到 TD-LTE 4G 牌照之后,憋的一股劲就彻底爆发了。它开始近乎疯狂地建设 LTE 网络,推动 2G、3G 用户转 4G。

仅用了一年,2014 年的时候,移动的 TD-LTE 基站数量就已经达到了 70 万个,远远超过了过去 5 年 TD-SCDMA 基站建设数量的总和。

其实,2013 年年底工信部发 LTE 牌照的时候,给三家都发了,但是发的都是 TD-LTE 牌照。

移动因为有 TD-SCDMA,之前也做了这方面的技术储备和设备改造准备,所以 TD-LTE 的建网速度才会这么快。

联通和电信这边,压根就没想碰 TD。它们心里只想着 FDD LTE。所以,即使有 TD-LTE 牌照,联通和电信都没有任何动作。

直到半年后,工信部才给了电信和联通 FDD LTE 的混合组网牌照。

再后来,就是一直到了 2018 年,移动才拿到了 FDD LTE 的牌照。

移动拿到这张 FDD LTE 牌照时的心情,想必是非常复杂的。

总而言之,TD-SCDMA 是移动心中永远的痛。

既然是痛,当然是希望越早 say goodbye 越好。

5G 近在眼前,如果 3G 不能退网,将会是非常沉重的负担。没有任何一家运营商能够同时运营 2/3/4/5G 四张网络。不仅运营成本惊人,还会占用大量的频段资源。最终是哪个都运营不好。

移动的策略很清楚,就是保留 GSM(2G),退网 TD-SCDMA(3G),深耕 TD-LTE(4G),谋划和探索 5G。

作为一个比 2G 还早退出历史舞台的 3G 标准,TD-SCDMA 伴随着太多的争议。关于它的功过得失,只能让后人再来评判了。

关于Fundebug

Fundebug专注于JavaScript、微信小程序、微信小游戏、支付宝小程序、React Native、Node.js和Java线上应用实时BUG监控。 自从2016年双十一正式上线,Fundebug累计处理了10亿+错误事件,付费客户有阳光保险、核桃编程、荔枝FM、掌门1对1、微脉、青团社等众多品牌企业。欢迎大家免费试用

版权声明

转载时请注明作者 Fundebug以及本文地址:
https://blog.fundebug.com/2019/03/29/goodbye-td-scdma/

您的用户遇到BUG了吗?

体验Demo 免费使用